南瓜视频下载软件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墙边树荫下黑暗处,一个黑衣人蜷缩树干阴影里四下张望,这个时候客栈里的灯火多已熄灭,唯二楼那间灯火摇曳,黑衣人好奇,正欲前去查看时那灯光灭了,一愣之下便闻头顶一声呵斥:“大胆鼠辈”。

黑衣人先是一惊,随即便见一个素衣青衫光着头的女子提剑指着他,于是缓缓从黑暗处走出,眉头一挑摸着下巴嘿嘿笑道:“倒是看走眼了,还是个练家子,不过这样也好,玩着更带劲,对了,那天仙人儿是不是已经洗好……”

“找死”素净大怒挺剑便刺,那黑衣人大惊慌忙抽刀回挡,却那抵的住素净的快剑,刹那间刺出十余剑将黑衣人逼得手忙脚乱连连退了十余步,突的一个纵身上了墙头,指着素净骂道:“臭尼姑,老子盯着了”说着纵身越下消失在夜色中。

素净站在原地,脸色凝重,此人轻身功夫竟已超凡入圣江湖少见,客栈的院墙当有一丈高,他几乎不用借力便能一跃而上,当真是令人骇然。

却不知道这贼人是什么来头,不过素净看着自己血迹斑斑的剑尖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“客官,发生什么事了?”打斗声音惊动了店家和其他房客纷纷打开窗户张望,店伙计提个灯过来问道,却见素净提着把剑,上边还有血,立刻吓了个腿软。

“瞧见一个贼人”素净淡淡说道,转身回房。

“师傅,那贼人是什么人?”房内,莲心战战兢兢的问道。

“贼人就是贼人,还能……应是个采花贼”素净深呼了口气,将门窗都用桌椅抵住。

“采花贼?那是什么贼?”莲心有点傻白甜的问道,素净扭头看了她一眼,叹了口气:“往后遇的多了就知道了”。

莲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遇的多,但见素净冰冷神色也不敢问,便上了床躺下,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怎么也而睡不着。

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

半晌午,素净带着莲心离开客栈,刚出店门就感觉今日和往常大不同,街上几乎没有行人,这里是芙蓉街啊,济南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,平日可都是车水马龙的。

怪了,素净眉头一挑,又退回客栈,问那跑趟伙计:“店里一早来了什么怪人或者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没?”

店伙计嗯了一声:“怪人没见到,但的确发生了件怪事”。

“什么怪事?”素净脸色一冷,她一个独身女子闯荡江湖,靠的不光是武艺高强,还有胆大心细,她猜想如此反常极有可能是昨夜那贼人作了什么妖,要知道她昨晚几乎未眠,防备那贼人去而复返,直至天微亮时才倒头睡下。

“一大早不知道谁传的,说官府高价收购晒干蝗虫,有多少收多少”伙计苦笑摇头:“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”。

“啊,收购蝗虫?收那玩意干嘛,还高价,多高的价啊?该不是失心疯了”。素净很是意外,这完全和他想的不一样啊。

伙计一本正经道:“一开始很多人也不信,跑去衙门去问,却是真真的,现在不光巡抚衙门,知府衙门贴了告示,就是四个城门都贴了告示,据说十文钱一斤,这一百斤就能卖一两银子啊,嘿,这下不得了,半个济南城的百姓和那些难民们都出城抓蝗虫去咯”。

呃……素净一头雾水另加一脸懵逼带着莲心去了德王府。

德王不在府上,常宇正在王府的废墟里畅游,虽是废墟却亦是美景,比如后世的珍珠泉就是在王府内的,此时常宇就蹲在旁边长满杂草的假山上看着泉水咕咚。

“常小哥,也不怕掉下来摔着”莲心远远看着担心道,素净回头瞧了她一眼:“小督主虽平易近人,但咱们做手下的得有分寸,别常小哥常小哥的叫,不合适”。

“是,师傅”莲心低头应了。

珍珠泉畔树荫下,常宇半躺在椅子上眯着眼,李慕仙正在用泉水煮茶,素净将昨晚之事随口说了,常宇眉头一皱:“一个轻功极好的采花贼”说着看向不远处躺在树荫下嘴里叼着干草的吴中。

“血蝙蝠汤宁中!”吴中翻身而起走到素净跟前:“他可是一袭红袍?”。

素净摇头:“天色太黑分不清”说话间杀气顿现,冷笑道:“惹上我他是死定了”。

吴中收起往日的不羁一脸正色道:“往后要万万小心,汤宁中极为阴险下作,他武技或许不如,但一身轻功出神入化,更擅长各种鸡鸣狗盗,且不可大意”。

素净略显意外,这个昨日对她杀意满满的大汉此时竟然关心起自己了,却不知吴中那股杀意实则只是战意,遇到高手的一种跃跃欲试,而对于素净这个偏激的人来说,不是善意就是恶意!

“我行走江湖四年,什么样的下三滥没见过,他血蝙蝠的名头吓不住我!”素净一脸傲然语气不屑说道。

吴中哼了一声:“老子行走江湖十四年都不敢说这话,吾曾与那血蝙蝠数次交手,均被其逃脱,岂是泛泛之辈”。

这话却极其素净的好胜心:“那是技不如人,那厮曾我手里逃过一此,不会再有第二次”吴中见好心当成驴肝肺,这秃尼说话还总是阴阳怪气的损人,便又来了火正欲发作时被常宇喝住。

随即对素净道:“往后尽量少离群,若发现那血蝙蝠踪迹不要逞强擅自行动,大家伙群而围之,为民除害!”

素净不服气,又想说几句任性话,却见常宇一个眼神瞪来,顿时心中一惊,这么杀气逼人的眼神她第一次见到。

小太监这得杀过多少人啊。

晌午,朱由栎依然没有回来,但王府的管家并未怠慢府上贵客,好酒好菜的招待常宇一行。

饭后,常宇正欲小憩一会,况韧匆匆来报:城外发生大规模斗殴事件。

谁和谁?

东厂卫的黑虎黑豹两营与守城官兵。

常宇讶然,随即想起那个放狠话的守门百户官:“那……他一定被揍的老惨了吧”。

况韧苦笑点点头:“卑职看过了,老惨了”。

“详细说来听听”常宇乐了。

山东人向来耿直,脾气也火爆更好面子,守门的百户官因为挨了两鞭子便和屠元及贾外雄结了梁子,即便是得知对方是东厂卫这口气也咽不下去。

本土地界上当着上百兄弟说出的话总不能当屁放了,这场子必须要找回来,恰好两营没进城,就在城门附近扎营时不时到城门口溜达少不得又起冲突。

终于经过一天的发酵后,就在今儿上午,当城里城外的百姓难民都去抓蝗虫的时候,他们都觉得时候到了。

先是守兵主动邀战:赤手空拳不用家伙什单挑或者群殴都行,挨揍了受伤了自己憋着,别找上头哭鼻子。

对于这种要求,屠元和贾外雄向来不会拒绝,于是双方就在城门外的护城河畔,先是捉对单挑,然后十余人群殴道最后上演上百人的大混战。

结果不难想象,东厂卫两营将士都是千挑万选久经沙场的悍卒,对付这些看上去牛逼哄哄气势不凡的守门卒,当真可以用摧朽拉枯来形容。

“屠元和老贾下手有点黑,守兵上百人无一不挂彩,骨伤者二十余人……”况韧直摇头。

常宇叹口气:“这么大的群架,刘泽清应该早听到了消息”。

“他是地头蛇,济南城中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,必然早知晓了”况韧道。常宇嗯了一声:“他既然早都知道了却也没声张,说明认了这事,小事化了。即是如此,咱们也当没发生过……不过,取些银两给那些守兵,就说是东厂卫给的医药费”。

“怕是人家不会收吧,别以为咱们是羞辱他们……”况韧担忧道,常宇嘿了一声:“把这些守兵看的太有骨气了,没人会给银子过不去的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