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交软件上的女主播

一个幽黑的城池之中,一名男子缓缓抬起头,看向周围的环境,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“还真是巧啊,刚好我要来着妖城,就把我送到妖城了。”

男子的眼睛宛如蛇瞳一般,一股阴冷的神色从他的眼睛之中泛出。

与此同时,一个宏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。

“来着何人?”

那男子闻言抬起头,看向了城池内部的方向,一个分叉的舌头伸出,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随后才缓缓开口说道。

“龙蛇族,柳无缺。”

发出声音的那人听到刘无缺的话后,突然沉默了下来。

柳无缺却是站在原地淡淡的笑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柳无缺的周围突然出现了无数道影子,每一个影子身上的气息都显得比较强大。

其中修为境界最低的,都是九星初期!

与此同时,一名身穿黑甲的男子朝着前面走了几步,眼神淡漠的看向了柳无缺。

鲜花美人红唇娇艳让人想一亲芳泽

“圣皇有令,带你入宫。”

柳无缺见状咧嘴一笑,旋即说道:“有劳诸位了。”

……

一个山涧之中,一道身穿白衣的人影在山道之上悠闲的行走着,两边有不少人看到他之后就远远离开了。

而那白衣男子却是一脸的惬意,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那些人一样。

“还真是难得遇到这样的好地方啊。”

“星陨大陆都被破坏的不成形了,这样的地方根本没有。”

“不过说起来,这里给人的感觉更舒适一些。”

“据说,这是从当初的星陨大陆上截取下来的,难道说,当初整个星陨大陆都是这样吗?”

“若是这样说的话,那星陨大陆和当初相差的可是相当不少啊。”

这名男子正是白泽皇族的花子昂。

花子昂一边走着,一边自言自语,时不时还伸出手摘一两片叶子。

“的确很舒服。”

“生命大道应该能在这里有不少长进。”

“那些家伙,应该也都按耐不住了吧。”

花子昂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,但是那笑意的深处,还有着一丝丝的自信和孤傲。

“突然有点期待我们在白帝城相见的时候了。”

花子昂一边说,一边抬起头看向了他所在的方位正东方,一抹深邃之色浮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。

他原本就好看的瞳孔,顿时变得宛如星辰一般,颇为迷人。

又走了片刻之后,花子昂看到旁边有一个林荫小路,嘴角微微上翘。

“那就……”

“开始吧。”

……

一处悬崖之下,一个人影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身处的方位,眼中颇有些哭笑不得的神色。

“还真是没想到,我欧阳剑痕竟然来了之后就出现在了悬崖之下。”

欧阳剑痕一边说,一边抬起头看向两边的悬崖上方。

这是一个极为陡峭的悬崖,足足有上万里高,两边更是光滑无比,就只有中间的一道缝隙。

而欧阳剑痕此刻就在这缝隙之中,脸上满是无奈。

“罢了罢了,既来之,则安之,四处看看吧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欧阳剑痕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山壁,眼中闪过一丝精芒。

“这山壁怎么像是被切开的呢?”

“先在这山底找找吧,如果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,再说离开的事情吧。”

想到这里,欧阳剑痕直接在山底行走起来,仔细的感受着周围的环境。

不知道多久之后,一道似有若无的剑意浮现,欧阳剑痕的眼睛瞬间睁开,一股兴奋之意浮现在了他的眼中。

“没想到,这地方居然恰好适合我。”

……

一处山洞之中,白云盘膝坐在这里,他的周边却是显得颇为奇异。

五行元素俱,而散发出那五行元素的,赫然是白云面前的一朵花。

那花朵有着五片奇异的叶子,金色,红色,蓝色,绿色,以及土色的叶子。

叶子分别长在不同的位置上,而花朵本体,却是一朵金色的花朵,浓郁的五行元素从那花朵之中暴露出来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云睁开眼睛,看向了面前的花朵,眼中闪过一缕深邃之色。

“居然直接传送到了五行花的面前。”

“这地方,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啊。”

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每个人所传送到的地方,应该都是比较适合他们待的环境之中。”

“这样一来,这件事情就变得很有意思了。”

“白帝难道是担心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吗?”

“有趣。”

白云说完,嘴角微微上翘,旋即缓缓闭上了眼睛,再次陷入了修炼之中。

当他到达瓶颈的时候,就是他吞服五行花的时候。

……

茫茫荒漠之中,无数的沙漠生物在上面爬来爬去,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在沙漠之中。

时不时的,那道身影便会丢出一个蓝色的光团吞入自己的口中。

看那道身影的模样,赫然是秦瑶。

秦瑶的眼中满是淡漠之意,但是她的气息,却是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迅速增长者。

“还要不要继续跟着他呢?”

“进入白之界之后,我也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啊。”

秦瑶自言自语道,一抹离开陈平的想法从她的脑海之中迸发出来。

与此同时,距离秦瑶极远的陈平,也察觉到了秦瑶的这一缕念头,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但是秦瑶却是一脸不在乎的模样,声音淡然,再次开口。

“也不知道离开你是对是错。”

“但是我希望你在这遗迹之中,能够带来让我惊喜的东西。”

“否则的话,我们下次见面,恐怕就是敌对关系了。”

“我秦瑶,可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。”

说到这里,秦瑶的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顺着心里那一丝悸动,看向了远处的一个方向,仿佛跨越了千山万水,看到了陈平一般。

另一边,陈平的眼睛,却是显得极为淡然。

他早就知道,秦瑶藏得很深,包括那天秦瑶和他交手,表示服从他的时候,他就知道,秦瑶绝对不只是当时所表现的实力。

但是秦瑶没说,陈平也懒得拆穿她,没想到,秦瑶居然是在这里等着他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