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泡抖音直播

秦叶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启禀落宗主,如今天星榜已经提前落幕,您的孙子落子乔以及落霞宗绝大多数精英弟子在逝水宗、焚香阁,以及皇室的伏击部覆灭。同时逝水宗、焚香阁与皇室还要灭掉你们落霞宗,此刻恐怕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秦叶说到此处顿了顿,看向落霞宗众人的表情,现所有人表情无不骇然。尤其是落玉尘,面色更是深如一潭死水。而刚刚坐下的那个落玉然不断看着秦叶,眼中连连闪现出杀机。

“你继续说!”落玉尘看着秦叶,让秦叶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在天昆森林内救了您的孙女落凝涵,但现落子乔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。我答应落子乔将他妹妹平安带出天昆森林,并见到了落天泉伯父,将事情禀明。”

“落伯父听到实情后为了能够带领剩余弟子返回宗门,已经是绞尽脑汁,绕了很远的路朝着落霞宗赶来。并且嘱咐我让我提前报信,让落霞宗有个准备。至于这位长老说的前日送来的书信,简直是无稽之谈!分明就是落霞宗的蛀虫,最大的叛徒!”秦叶毫不留情地讽刺道。

秦叶最痛恨的人就是叛徒,而不是敌人。无论前世今生,在秦叶字典里,是叛徒皆应该千刀万剐!

“玉然,你说这是怎么回事?”落玉尘面色阴沉,语气沉重地看着落玉然。

落玉然见到宗主如此的神情连忙起身,口中大声道:“宗主,莫要听他胡言乱语。天泉分明就是前日送来的书信,说一切安好。玉楼师弟与天离师侄可以作证!”

落玉然说完身边站起来一老一中两人。老者落玉楼朝着落玉尘拱手道:“是我们二人亲眼所见。而且我们还收到消息,逝水宗玄空已经叛变,已经被宗主玄青风镇压。秦叶的话显然不可信!此刻恐怕是来妖言惑众,蛊惑人心的。”

“哼,看来叛徒还不少!也不知皇室许了你们多少好处。落宗主,给您看看这封信!”秦叶将从郭公子缴获的书信再度拿了出来。把手一抖,书信递到了落玉尘手中。

落玉尘接过后连忙把书信打开,对里面的内容看了起来。虽然书信里面并没有涉及他这一辈的人物,都是年轻的小辈。但是背后的影子都是这些狡猾的老家伙。落玉尘当了六七十载宗主,一眼就认定秦叶这封信是真的,看来秦叶所说的都属实。

“大胆秦叶,居然敢蛊惑宗主。我这就抓了你,送回逝水宗处置!”落天离看着形式有些不利,立刻站出来想要立刻击毙秦叶。在他看来,秦叶刚刚突破玄士,哪里有什么战斗力,自己随手一招就能轻易制服他。

文艺少女眉清目秀蔷薇花海嬉戏玩耍唯美写真图片

“米粒之珠,也敢放光。”秦叶看着送上门来的落天离,左手掌上凝聚滚滚雷音,右掌凝聚漆黑无比的气息。

“奔雷掌!”

“幽冥狼爪!”

秦叶左右两掌同时出招,脚下也是迅移动。原本想着进攻的落天离突然现眼前一花,接着两掌同时落下,打在自己的左右双肋上。落天离觉得眼前一黑,在秦叶的有意控制下直接跪到了秦叶面前。

“混账!”

落玉楼看到秦叶如此轻易就收拾掉了落天离,再也坐不住了。抬起那火热的手掌,随着他手掌的抬起。整个大殿内的温度都升高了五度。

由于自持身份,落玉楼只是站在了座位面前。火热的手掌一挥,巨大的红色手印朝秦叶镇压下来。那血红手印在途中不断放大,给秦叶巨大的压力。

“银狼啸月!”

“金枪一指!”

秦叶连连两声历吼,银狼啸月立刻从啸月幡中出来。凝聚出出一道巨大的风刃。同时秦叶灵器金枪亮出,随着秦叶的挥动,出嗡嗡的声响。共鸣再一次产生!

璀璨的金枪枪尖捅到了巨大手印的中央,整个大殿都在颤抖。大殿内所有所有玄士被这股气息冲击的纷纷退后。

“咔嚓!”

无坚不摧的金枪刺破了火红色手印,与此同时银狼啸月的风刃也卷来。巨大的风刃在秦叶的算计下打到了金枪刺破的裂缝处。

“噗!”

火红色气息被这飓风吹的四分五裂,充斥着大殿的每一个角落。在场的多数人身上都燃起了火焰,一些人的衣服被烧了个洞。更有那没有丝毫防备的,胡子头都被烧去了一半,场面真是百年一见。

落玉楼出招后手上又聚气一道玄气,趁这秦叶忙着对付手印的机会将落天离带回来。但他的算盘也是落空。

“我让他走了吗!”秦叶厉声厚道。

在忙着对付落玉楼手印的同时,又操控五方索将落天离给捆了回来。

“烧得好,烧得好。哈哈,我就喜欢看这种场面!”黑暗龙尊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。看着秦叶做事如此漂亮,不禁大为开心。

“你这头蠢龙消停些吧!好个屁呀,这可是人家的地盘!”树老看着黑暗龙尊还在煽风点火,万年修来涵养也逐渐消失,口中也不断说着脏话。

落玉楼见到自己连续两招都落了下风,有两道火焰更是烧到了自己。脸上完挂不住了。自己成名多年,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。咬牙切齿道:“秦叶,你找死!”

“够了,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落玉楼还没等动手,宗主落玉尘立刻呵斥道。看着大殿上惨不忍睹的玄士,并没有怪罪秦叶,怪这莽撞的落天离与落玉楼。

“秦贤侄,你说的确实有理。但玉然长老他们也是有凭有据。如今你让我们落霞宗各位长老狼狈至极,若不能给出充足的证据,那恐怕非但不能信任你,还需要把你绑回逝水宗!”落玉尘看着潇洒自如的秦叶沉声道。

秦叶刚刚的表现让玄士都不敢小看他。刚参加完天星榜,就有如此实力。而且手中竟然有三件灵器,财富让他们都觉得夸张。

“放心去做,只要你能够找到证明落玉然他们反叛的罪证,我会帮你救出你师父玄空的!”秦叶耳边突然传来飘忽的声音。

秦叶抬头看去,现落宗主正看着自己。看来这是落宗主对自己的暗示,只怕落宗主早已知晓落玉然等人有反叛之心。只是找不到机会罢了!

在没有落玉尘的支持下,秦叶就敢痛打落天离,火烧众玄士。有着落玉尘的撑腰,秦叶更加肆无忌惮了。

“我有证据!落宗主与众位长老细细观看。”秦叶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捆住的落天离,一把把他拽了起来。

“说吧,你想怎么死!”秦叶提起落天杀后的第一句话。

落天杀听完后露出狂傲之色,这里可是落霞宗的地盘,他一个秦叶怎敢在这里撒野。“哼,你动我一下试试!”

“试试就试试!”秦叶毫不客气。

“啸月,吃掉他一条手臂!”秦叶看着灵魂状态下的银狼啸月,对银狼啸月吩咐道。

银狼啸月完听从秦叶的命令,而且自从跟随秦叶后,从来没开过荤。这次秦叶主动要求之下,张口咬掉落天杀的一条手臂。

“嘎嘣嘎嘣!”

银狼啸月口中不断地嚼着骨头,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。落天离胳膊上带的鲜血顺着獠牙流了一地。此刻银狼啸月凶态毕露,狼的凶性完释放出来!

“啊啊啊!”

撕心裂肺的惨叫从落天离口中出。但被五方索捆着,完动弹不得。只能站着忍受那深入骨髓的疼痛。

秦叶的这一手令所有玄士胆寒,实在是太残忍了。就连支持秦叶的落玉尘也眉毛一跳。心道这小子也太狠了吧。

也不怪秦叶狠,因为不用一些手段,是无法服众的。

“这回你可以开口了吧?不行的话我们继续下一条手臂!一直吃到你开口为止!”秦叶看到面前表情痛苦的落天离,又残忍地说道。

落天离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,如同看到了魔鬼一般。这少年敢说出来就绝对敢做出来。

“我招,我招!书信是我模仿落天泉的笔迹仿造而成的,都是落玉然,落玉楼两位长老逼迫我这么做的!”落天离此刻部招认。

“胡说八道,我落玉然何时让你伪造书信了?落天离你可知污蔑长老是死罪。”落玉然站了起来,声音中充满了愤怒。

“这位长老说你污蔑他,还不拿出证据让他心服口服。晚了的话认人要杀你灭口了。”秦叶最喜欢看狗咬狗,在一旁不断煽风点火。

落天离失去手臂后已经失去了理智,觉得秦叶说的话十分有理。连忙道:“我房内的书案上还有你给我写的字条,让我照着那些话写。而且垃圾桶内还有许多失败的笔迹。”

“来人,快去将落天离房中的书信以及那些垃圾给我拿来。”落玉尘开口道。

落玉尘说完后立刻有人跑去落天离房间,将落玉然亲笔字条等一切证据部找齐。看到证据后落玉尘面色铁青,阴得让人感到可怕。

“落玉然,落玉楼你们这两个为了自己的私自利益,至整个宗门的存亡而不顾。你们还想说什么?”落玉尘嗓音响彻整个落霞宗,从来没有人见到过落玉尘如此大火。

听到落玉尘的审问,落玉然与落玉楼连忙跪下。“宗主开恩,我们俩也是一时糊涂。收了逝水宗与焚香阁的好处,险些铸成大错。还望宗主看着我们多年尽心尽责的份上,饶了我们这次吧。”